首页 »

看看美国初中生的阅读清单

2019/9/11 18:32:13

看看美国初中生的阅读清单

 

“被迫”回炉读纸质书

 

乘借“冰桶挑战”的东风,有网络达人发起了“冰书挑战”—— 据说是从美国社交网站面书(Facebook)上引进的点子。接受挑战的每个人,需要列出十本对自己影响深远的书籍,最好还附几句简要的评介。

 

我本人没收到挑战信,也压根儿没胆量列出几本什么博大精深的巨著。跟普天下网民差不多,办公桌上的宽屏显示器,沙发边的触屏iPad,以及腰兜里的智能手机,成为了我在新世纪碎片式阅读的标准配置。我所居住的美国南部小城里,售书连锁店已经从十年前的三、四间锐减至一家独门铺子。如果不是家有一位中学在读生,我甚至连公立图书馆的大门也难得拜访几回。

 

儿子进入七年级以后(相当于国内的初一),英文课上指定的阅读材料,某月某日之前,他必须拿书亲自到老师那儿去签到,否则一整个阅读项目,从一开始就要扣分。于是,我开始带着他跑图书馆。

 

这类阅读材料,分为全班规定读物和自行选择读物两种,规定读物属于雷打不动的必读书籍,自行选择读物则需事先征得老师的认可。平均三、四个礼拜,就得把一本纸质书本啃完。

 

六年级以前,儿子每读完一本书,老师的要求一般是,为该书另行设计一个装帧封面,或根据书籍内容策划一张电影海报。以最简洁而准确的文字推荐,让没读过该书的潜在读者,瞬间对此书形成印象。七年级之后,每次啃完一本书,则需要完成一篇独立的读书报告,还要在课堂上做一次宣讲。

 

随着儿子读书的频率提高,我还从亚马逊网站订购。大约从去年开始,我发觉自己阅读纸质书本的习惯正在慢慢恢复。比如今年夏天,我从头到尾读完了四、五本书籍,除去《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其它都是美国中学八年级学生的课内读物。

 

八年级的暑期阅读清单

 

上周去学校开家长会,我专门找英文老师聊了几分钟,并麻烦她列一个书单。她列出一长串书名,其实包括了八年级两个学期,前后两个暑假,以及九年级第一个月内所有的阅读量,具体列单如下:

 

1 The Wednesday Wars, Gary D. Schmidt, 2007

《星期三的战争》,加里.施密特著,2007年出版

 

2 The Giver, Lois Lowry, 1993

《施与者》,露易丝.罗利著,1993年出版

 

3 Having Our Say, Amy Hill Hearth, Sarah L. Delaney and A. Elizabeth Delaney, 1993

《我们有话要说》,艾米.赫斯与德兰尼姐妹合著,1993年出版

 

4 Animal Farm, George Orwell, 1945

《动物农庄》,乔治.奥威尔著,1945年出版

 

5 The Outsiders, Susan. E. Hinton, 1967

《局外人》,苏珊.亨顿著,1967年出版

 

6 The Book Thief, Markus Zusak, 2005

《偷书贼》,马尔克斯.朱萨克著,2005年出版

 

7 Escape From Camp 14, Blaine Harden, 2012

《逃离第十四号集中营》,布莱恩.哈登著,2012年出版

 

8 Fahrenheit 451, Ray Bradbury, 1953

《华氏四百五十一度》,瑞.布拉德伯利著,1953年出版

 

9 The Education of Little Tree, Asa Earl Carter, 1976

《小树苗的教育》,阿萨.卡特著,1976年出版

 

10 House on Mango Street, Sandra Cisneros, 1984

《芒果街上的屋子》,桑德拉.西斯内罗丝著,1984年出版

 

11 The Scarlet Letter, Nathaniel Hawthorne, 1850

《红字》,内森尼尔.霍桑著,1850年出版

 

12 Pygmalion, George Bernard Show, 1912

《皮格马利翁》,萧伯纳著,1912年出版

 

13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William Shakespeare, ~1590

《仲夏夜之梦》,莎士比亚著,大约写于1590年

 

14 The Prince and the Pauper, Mark Twain, 1881

《王子与穷人》,马克.吐温著,1881年出版

 

前后一年零一个月,十四本指定的读书项目,约等于一个月一本书的阅读速度。在这个不算短的书单里,最厚的大约五百多页,最薄的小册子,也在180页上下。

 

按照老师的原话,《皮格马利翁》、《仲夏夜之梦》、《红字》、《王子与穷人》基本属于古典类的英文读物,其成书年代距离现今至少一个世纪以上。这些著作描写了人性和社会的真实存在状态,对于世界观尚未成型的中学生,有着不可低估的启蒙作用。比如《红字》里的道德与善恶,欲望与救赎;比如《皮格马利翁》中世袭等级的呆板与荒诞,《王子与穷人》里以貌取人的社会偏见等等。

 

而《施与者》、《动物农庄》、《华氏451度》所涉及的,则是美国中学生最为熟悉的文学主题之一——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作为群居动物的人类,如何构建合理的社会关系,尤其是施政者和独立个体之间的相互依存,将是中学生们成人后必须面临的难题。《施与者》从乌托邦的和谐表象开始,逐渐暴露出反乌托邦的实质;《动物农庄》直接以俄国革命为影射,道出集体主义走向独裁的宿命。华氏四百五十一度,本是令纸张燃烧着火的温度,而在《华氏451度》描述的一个未来社会里,书籍均遭到焚烧,以作为权威者排除一切异见的手段。

 

《偷书贼》和《星期三的战争》的文学背景,分别置于纳粹德国的四十年代初和美国民权运动的六十年代末,两本小说都着眼于青少年和同龄人、成人之间复杂人际关系的滋生和嬗变。《逃离第十四集中营》是一本由美国作家代述的自传,纪录了一位朝鲜少年如何孤身逃离集中营的生死劫难。

 

另外一本自传体《我们有话要说》,则是两位出身奴隶家世的黑人姐妹,如何成长为职业女性和民权活动家的真人史实。《芒果街上的屋子》是关于一位拉丁裔少女在芝加哥贫民窟的成长往事;《小树苗的教育》讲述大萧条时期的一位孤儿,最初被印第安人的切诺基部落收留,在那里他学习了如何与自然相处,以及再后来他在白人学校里,被强迫归入主流文化的经历。

 

在上述书单里,《局外人》大概是我读得最细致的一本了。这部六十年代的青春期题材小说,以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市为背景,描述了贫富两个街区少年团伙的暴力冲突,以其中一位误伤杀人、后来又救人赎罪的十六岁贫困少年的死亡作为故事的终结。

 

中美学生的阅读差距

 

纵览这个美国八年级的阅读书单,再回想自己初二时的语文课读书经历,二者的巨大差异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美国学生的阅读海量,远非当年的我们能望其项背。即便历经多次教改,我们的许多语文教材也不过是筛选、精简了一些名家著作的章节,既有断章取义之嫌,同时也让学生失去完整和独立的判断机会。

 

其次,如果要梳理贯穿于上述书籍的几个关键词,我觉得不外乎是这样的一组:人性,善恶,宗教戒律,生死,种族矛盾,移民,自由及其代价,主流文化与亚文化,乌托邦/反乌托邦等等。这些就是美国八年级初中生开始接触的人文主题。尽管在这些文学作品中,并没有任何现成的标准答案提供,在每一次阅读后的读书报告和宣讲里,他们将一步步学会表达自我的理解与思考。

 

除去这些挣学分的课内读物(在我的印象中,这些统统会被中国语文老师钉上课外读物的标签),儿子今年假期还自行翻阅了两本课外书:《杀死一只知更鸟》和《蝇王》。前者涉及美国南方的种族偏见,司法黑幕,律师的道德勇气,旁观者的视角冲突等等,后者则是处于文明秩序之外,人性黑暗面如何全曝光的过程写真。

 

其实从各方面来看,儿子都远非一名嗜书狂,他的英文阅读水平一直中规中矩,一年下来能自觉突破老师规定的读书下限,但愿也算是从幼稚儿童迈向半生不熟少年的积极过渡。

 

我自己呢,除了泛读以上若干书籍的些许收获,还享受了另外一本八年级读物《阿基米德与科学之门》的阅读乐趣。这是自然科学老师规定给每位学生的课外读书项目,不要求读书报告,因此不幸成了儿子走马观花的借口。然而我从浏览该书的目录开始,眼神不觉一愣,感觉几乎是十几年理工科生涯后,姗姗而至的科学入门课恶补。

 

阿基米德和浮力,应该是挂在每位初中生嘴边的常识。除此之外,我对这位古人几乎就一无所知了—— 他的年代和生平,他对诸多自然现象的专注,尤其那种古希腊人特有的刨根问底、忘我投入、远离功利的纯粹动机等等。看到这些书单,在国内读到理科硕士毕业的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在这里注册一个网上中学课程了。